目前分類:導演日誌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涼夜14  

《涼夜.2014》最後有四分多鐘的投影

高雄和台北的觀眾

看到的內容略有出入

 

投影的內容

有一段

交代離開「大安」的「鐘明」的現況

 

在高雄場

原來的內容是

「鐘明」在路邊發傳單

然後

在麥當勞吃藥

 

我的想法是

「鐘明」一聲不響離開對方

是因為自己生病了

得了肺癌

 

我們在排練場討論這個段落

談了很久

未免有觀眾將同志與hiv畫上等號

我請副導演特別拍了一個cut

特寫藥袋及藥名

擬真地在藥袋上註記「癌症用藥」

 

但可能是投影後畫面不清

高雄場演完

有一位觀眾

在臉書上說

他離開他是因為得病或愛滋吧

 

我看了

很生氣

 

決定拉掉「鐘明」吃藥畫面

只保留「路邊發傳單」的cut

 

2006年開始

螢火蟲劇團連續六年

有一系列在廟口演出的「鄉野傳奇系列」

我們拿補助

在廟口演出

在台前擺一個募款箱

每年幫不同單位募款

2009年開始

我們義賣海報

一開始

也是幫不同單位募款

後來

幾乎每年,都是「露德」

 

Hiv沒啥好可怕的

以現在來說

根本就只是慢性病

但因為hiv被汙名化

許多人感染以後

相繼而來的

是重度憂鬱症

露德協會,主要就是做這部份的協助輔導

 

我娘還在的時候

有憂鬱症

2005

我姐姐生病

我自己,差一點也憂鬱症

 

Hiv健康生活、按時服藥

沒什麼大不了

憂鬱症

一個念頭

可能就是一條生命的結束

 

我佩服露德協會的先見之明

敬重他們不計hiv汙名化而身先士卒

所以

之後

我的每齣作品

都會義賣海報

說起來

這也不是什麼值得說嘴的事情

每一檔戲

海報總是會多出來

拿那些最後可能被丟棄的海報賣給大家

再把所得轉給露德

我們做的

只是借花獻佛這種舉手之勞

不足掛齒

 

有人說

我做那麼多同志戲

還義賣海報給露德

「難怪大家會將同志與hiv畫上等號」

 

幹你娘

哪個白癡會這樣想

就僅管這樣想

 

我不在乎

恁爸這輩子被貼的標籤太多了

不在乎多一個

 

至於男同志

跟hiv一點關係也沒有

是人,難免都會病痛

羞辱別人病痛這種下三濫的事情

你媽若沒教你

你就僅管做吧

 

另外

補一句話

每年我們的海報雖然最後有可能被丟掉

但每一張

可都是我的最愛啊

 

下面這張,是此次義賣海報的露德收據

 

 露德收據9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13  

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 1898 - 1956)是德國極具影響力的劇作家

他認為

劇場不應讓觀眾進入「忘我」的狀態

觀眾在劇場中

必須一邊觀賞

一邊思考

從創作者的疏離(Alienation Effect)效果中

對於生活提出批評,甚或評斷

 

什麼是疏離的手法

例如

將事件片斷化

以「蒙太奇」方式並列或對比

或者

歌隊

亦或者

錯位形式

不一而足

 

《涼夜.2014》台北場週六晚上

有一位朋友Kevin看完之後跟我說

「阿慶媽媽」第一次出來以後

他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每一個事件背後

每一句話的背後

都隱隱藏著極大的苦澀或哀痛

縱使多數觀眾看阿慶與媽媽的對話忍不住莞爾

Kevin卻說

「我實在笑不出來」

 

有另一位朋友

在臉書上給我訊息

他說

《涼夜.2014》的情感

不分男女老幼

甚至不分族群與國籍

但是

「只有痛過的人」才會看得懂

 

今年再作《涼夜.2014》

我大量的刻意疏離

期待大家「不要」進入故事裡

而是從故事中

反思我們所處的這個環境

原來還擔心太過疏離會讓大家難以親近

甚至

看不懂

沒想到

大多數的朋友們

不但懂了

且比我更有見解

 

有一個臉友

寫了一句話[「同性戀者的感情竟比異性戀者深

這位臉友,是女生

這句話

不正是她看了戲以後對於同志的省思

 

其實

我覺得

不一定非得自己痛過一次

才會看懂《涼夜.2014》

好比演酒家女,並不一定真的就得下海陪酒

有時候

設身處地

可以痛到別人的痛

也是一種痛

這種痛

也可以看懂《涼夜.2014》

 

今年的《涼夜.2014》結束了

謝謝每一位進劇場陪伴我們的朋友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涼夜12  

一個你曾經非常深愛的人

在你的人生旅途中

陪你走了一段路

忽然有一天

他決定在下一個路口轉彎

你沒辦法

你的人生,是那一條直走的線

你們在路口輕輕道別

你望著他遠去的背影

他的背影在城市霓虹照映下

有難以言喻的苦澀

你狐疑

為什麼苦澀在你口裡

為什麼他的轉身離去,你的口裡會有苦澀

但是你連淚水都流不出來

只好將那苦澀嚥了下去

 

你繼續前行

一個人獨自踽踽而行

每天晨起刷牙

工作吃飯洗澡

再刷牙

然後就寢

苦澀的味道在日復一日中逐漸淡忘

你不僅淡忘苦澀滋味

甚至連感官,都變弱了

捷運上的廣播你始終聽不清楚

午餐的便當嚐不出味道

電視輻射暈開,將唱歌的歌者渲染成一片朦朧

花灑下來的水不確定是冷,還是熱!?

日子一天天過著

卻愈過愈蒼白

 

突然有一天

你在尖峰時段的擁擠車廂中

聽到別人的耳機傳來的隱隱音樂

那旋律就像利刃

將你蒼白的感官切割開來

長長一條細細的縫

汨汨滲著鮮紅苦澀

這一瞬間

你才恍然明白

那天在路口道別

你沒有流下的眼淚從眼裡經過喉間

再由血管,遍滿全身

原來感官變弱,是因為苦澀在體內竄著

因為苦,所以忘了酸與甜

你在急速行駛的捷運上放聲大哭

原來淚水是熱的

心,是痛的

 

南風吻臉輕輕

星已稀月迷濛

 

《涼夜.2014》裡有一首歌

一首割開蒼白感官的歌

有高雄的朋友跟我說

他看到歌者出來這段落,崩潰大哭

然後又說

哭完了

似乎靈魂回來了

感官也回來了

「韓導演,非常謝謝你們的演出」

他給我的訊息倒數第二行文字是這句

最後一句是

「我會努力活下去,不再任意蒼白」

 

今天裝車

明天禮拜三工作組北上

七年前的《涼夜》

今年的最後三場

在台北水源劇場

如果你也曾「蒼白」,或正在「蒼白」

這個週末

請來與我們一聚

若你在觀眾席止不住淚水

請告訴前台人員

我會在你離場前,給你一個擁抱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涼夜11  

今晚裝車

明天進場裝台

 

剛剛小石(音樂設計、男主角)

又給了我一首曲子

 

很少有一齣戲如此

裝台前

又多了一個曲子

 

「多一個曲子」

那就表示

在這齣戲的某個橋段

會多幾個畫面

多幾個畫面

就表示演員走位會多幾個

演員走位多幾個

也關係到燈光

換句話說

多一首兩分鐘的配樂

台前幕後一堆人

都被「關係」到

原先set在這個橋段的一切

都要重來

 

這個橋段

是主角舉槍自盡前

先將自己制服穿戴整齊

因為

他曾跟他深愛的人說

「下輩子

我還是會繼續當警察

你如果看到一個穿警察制服

會教你『欸』的

那就是我」

 

小石給我的音樂

是要襯在這個主角穿戴衣褲的時候

 

週六下午第一場,在高雄

高雄的票已經售罄

僅剩台北場

 

有兩件事情要提醒每位朋友

 

一是

節目單的最末,有我一篇短文

別忘了看啊

 

另一件

是這次海報僅剩100張

(往年都剩一堆)

這些海報

我們還是義賣

每張100元

所得全數

將轉與露德協會

每一位來觀賞《涼夜.2014》的朋友

記得每一張海報回家紀念

屆時收據將會貼在這裡

以及螢火蟲劇團臉書

 

我們的演出經理說

《涼夜.2014》是一齣大悲劇

可是

我卻在山窮水盡裡

體悟出美妙意義

 

《涼夜.2014》

是一齣,我把朋友們的故事整理出來的

舞台劇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涼夜10  

今天晚上

差不多整排結束

 

「整排」

講白話,就是從頭走到尾

說實在

下週末演出

今天才整排,已經晚了

但實因為這個過程

排戲過程

我一再地加新元素進來

以致,今天

才有了一個簡單的,整排

 

今晚在排練場

製作人接到一位朋友的電話

我和製作人與這位朋友十分熟稔

這位朋友對我們而言

也非常重要

製作人講完電話

告訴我談話內容

緊接著

我們排練「一個人的孤寂」的唱歌橋段

我立即

淚水直流

應該是歌者唱得太動人了吧

當然

也有可能

是我想到

這位朋友

離鄉背井

一個人在北部

過著「一個人的孤寂」的流離生活

忍不住

掉下淚來

 

有些人

因著各種難以言喻的苦衷而離開家庭

在另一個城市

過著一個人的生活

幸運一點

找到一個知心伴侶共渡一生

如果終其一生都未找著

那麼

是不是

終老客死異鄉!?

 

我有一句話

想對許多父母講

 

親愛的爸爸媽媽們

如果你「懷疑」自己的兒女是同志

如果你們之間

還沒有「開誠布公」的聊過

甚至

你總覺得子女的感情世界,你難以進入

那麼

請來看《涼夜.2014》吧

你的兒子,有一些話

想跟你講

在這作品裡

 

高雄週六下午有釋出幾張票

要不

週日下午,也還有票

拜託,請一定要來看

因為那些話

你兒子隱藏在心裡已久

只是

難以開口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9  

我看不到你

因為夜黑

感覺不到自己

因為夜涼

你說我們都有一次機會

暗夜裡

我總有與你擦身的錯覺

 

我轉身

閉起眼

止住呼吸

假裝自己心死

等你站起身漸遠的腳步離去

再活回來

夜很冷

不確定活不活的回來

心涼

也不一定真的就此死去

 

本來以為你會留個什麼給我

衣服卻被我扔了

菸盒扔了

昆蟲造型的墬子扔了

滿屋子的回憶扔了

悲傷

是也扔了

只在酒後唱歌的時候

不小心

又回來

你真的一件也沒留

下雨了

酒是涼了

空氣更涼了

思念的滋味禁不起嚼

愈咀嚼

愈沁涼


音樂的聲音很大

因為怕聽見心痛的聲音

吞下的眼淚

炙著傷口

隱隱發燙著

我傷了你嗎

因為傷你而傷了自己嗎

很久不敢見到鏡中的自己

很久了

難再從鏡中見到自己

因為夜黑

或者夜涼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8  

這些年

我的每齣作品

都會開一個部落格

原意是

希望排練過程,與大家分享

 

《涼夜.2014》也不例外

但這一次

文章寥寥可數

因為最近事情繁多

每晚

幾乎倒頭就睡

坐在電腦桌前又總是忙別的事情

文章

就少了

與大家分享的事

就更少了

 

今天晚上排戲

我罵人了

 

我罵人在劇場好像不是新聞

但此刻

痛著

 

還是有一些事情要跟大家分享

 

《涼夜.2014》

有一位我一直很喜歡的男孩,偉翰,參與其中

另外

擔綱主角的

是這幾年音樂作品總是令人驚豔的,小石

嚴格說,這是小石第一次演出

剛剛我們在電話兩頭

各自流淚

 

還有

劇中有七個人會出來唱歌

這七個人

是和春技術學院傳播藝術系的同學

二、三年級都有

這些同學

第一次站上舞台

他們對自己參與劇組都各有期待

而我的期待

是希望他們在舞台上的出色表現

被大家看到

 

原來《涼夜》

令人感傷,在如此深夜

 

來看《涼夜.2014》吧

今年六月、這作品之後

起碼一年半的時間

我沒有同志主題的作品再給大家

 

來看《涼夜.2014》吧

因為我和我的夥伴

很努力的做出了,你的故事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7  

好像很久以前

我們的電腦桌面有一個小符號

我們用它來開會

會用它傳資料給同事

用它與朋友聊天

或者

用它找一夜情

 

這兩年

那個小小符號

從電腦桌面改到手機桌面

變成一個小小綠白正方形方塊

本來一切只能在電腦桌前才能進行的事情

突然跟著手機

四處都進行

包括,找一夜情

 

2007年《涼夜》演出的時候

「msn」十分盛行

當時即希望這個在劇中

記錄這個交友模式

所以那一年演出

整場的「登登登」

不絕於耳

主角們則在電腦桌前寬衣、撫摸自己的身體

 

今年再製

msn不見了

我們決定

以「line」取代

 

於是

走位方式不一樣了

原來侷限在電腦桌前的寬衣

變得更容易了

舞台上任何一個地方

都可以進行

只要導演願意的話

 

一支手機

決定了我們的一切

包括一夜情

 

本來在網路上的尋尋覓覓

現在

只要手機在側

隨時瀏覽

連開機、進入網頁、想個暱稱都省略了

看看line的照片

不滿意

連回應都不必

直接略過

 

人跟人間的關係

因為更方便

所以更疏離

 

工作使用手機聯絡客戶

下班等捷運時玩手機遊戲

吃飯時先拍照打卡

就寢前再看一眼有沒有新的來訊

於是

我們就這樣被制約了,被手機

 

好處是

一夜情,容易多了

 

這件事

在2014的《涼夜》,會出現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涼夜6  

人的一生很難講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我看我的人生

總是往回,看前二十年

往後,規劃五年

(當然

規劃五年,也有風險

顯得多餘

誰知道我會不會明天突然暴斃之類的)

 

回過頭再看七年前的《涼夜》

卻有些

困難

 

七年前的《涼夜》主角

原是由一位我很喜歡的演員演出

戲排了兩個多月

因為我們始終跨不過語言這關卡(台語、國語的使用)

演出前三週

我決定自己上台詮釋

不過

這個角色台詞繁多

三個禮拜的時間

我光是背台詞,就花了全部時間

根本無暇想到「入戲」這件事情

當年如果有人認為我演得很好

我想

應該是身為創作者

「義無反顧」的直覺與態度吧

 

上了台

義無反顧

 

可能也就是悶著頭義無反顧

此刻

我竟難以回想起當年的《涼夜》

僅隱隱知悉

那是一個寂寞的夜晚

兩個男人

兩個都會男人沉潛內心無法言喻的寂寞夜晚

 

其他的,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於是

今年的《涼夜》

對我而言

竟是一個全新的作品

 

一個夜晚

兩個在交友軟體認識的警察

一個「失蹤」了,愛了10年的情人

一個母親

一個妹妹

一個一夜情的對象

六個人

交叉出一個,你可能會笑、但笑著流淚的夜晚

 

其實

我不確定你進場觀賞這齣戲是否真笑得出來

因為年初

我在改編這些段落的時候

是嚴肅的

怎能不嚴肅呢!?

當我在面對這兩個壓抑自己慾望的主角

怎會輕蔑!?

 

我猜想

如果這齣戲讓你笑得出來

可能是

我們的人生太荒謬吧

請閉起眼睛,試試看

想我們每天面對的人事物

有哪一件,不荒謬

只是

這些荒謬的人事物出現在我們的真實生活裡

我們感到的

是悲傷,或憤怒

我把它放在戲劇裡

你旁觀著

自然,覺得好笑了

 

那麼

人生究竟該笑,還是該哭!?

想來,也不一定有個標準答案

 

《涼夜》是限制級

無關乎性愛或暴力

只是

我覺得

你若無法接受兩個男人相愛

那麼

我就把你,自觀眾席

排除在外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涼夜5  

做同志戲那麼多年

其實

身為創作者

我自己心知肚明

這幾年

關於同志戲的作品

很少

 

去年的「夜色未盡」談的是兄弟

2012年的「秋夜」

我飾演的男主角,本來是女主角

因為女演員出缺而改的

在那齣戲裡

男生、女生倒不那麼重要

我談的

是人與人之間自以為親密的疏離,與輪迴

2011年,「週末狂歡夜」主題是home pa

2010年那個得獎作品「死宴」

講得是眷村裡的母子

 

只有2009年的「天光」

談同志感情與家人

2007年,「涼夜」

談都會同志的寂寞

 

再往前推

2006年,講死亡

2005年,眷村伯伯與女金光黨

2004年,是「李白」的故事

2003年,談殯葬業與台灣人面對死亡的荒謬

 

去年的「下雪了」是二十年前的作品

前年的「浮光」,是十年前的舊作

 

這十年間

只有「天光」與「涼夜」

 

這些年

在網路上

有許多朋友

寫信給我

談屬於他們的、難以言喻的感情

這些朋友

大多來自「中下階層」

經濟不太寬裕

工作不太「時尚」

所處的環境,充滿異性戀霸權

 

每次看到這些來信

我總是,難過的

 

今年再作「涼夜」

我改了一些劇情

 

把幾個給我信的觀眾朋友的狀況

寫進去了

 

當然

主題還是寂寞

 

人怎會不寂寞呢!?

 

有一個人

可能高中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愛男生

學校畢業後,當兵

退伍後

開始做工

每個月有固定的薪水

35歲以前

父母期待能幫家裡買間房子

35歲以後

父母巴望著抱孫子

買房子容易

孫子,就困難了

但坦白說

也沒多困難

要真沒對象

「買的」,也是一個方法

然後四十歲那年

生了第一個寶寶

小孩都生了

你以為,責任就卸了嗎?

當然不

小孩子

妻子

父母

都是活生生的人

如果有一天

讓這些人知道自己愛男生

那掀起的波瀾,難以想像

於是

這個人

繼續假裝愛女生

只是

再也不碰妻子

 

這一生

關於感情這種天大的事情

只有擺在心裡

只在夜半起床上廁所時

心的某一邊,才隱隱的

不確定是痛著,還是怎麼著!?

 

你以為上面這幾句話

是我寫的!?

當然不是

是我的觀眾

在2009年,看完「天光」後

給我的信的其中一段

 

那個人

那一年

42

 

我在2014年的「涼夜」裡

加了一點東西

這些「東西」想談的是

有時候

人的寂寞

身不由己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3  

今年的,寫給劇組人員

寫在劇本第一頁的「寫在排練之前」

 

特別po出來,跟大家分享

 

--------------------------------------------------------------------------------

 

各位夥伴

   

 從2007年到2014年

七個年頭過去

我非常珍惜現在的、每個身邊的人

我常認為

自己何其有幸

可以與大家

一起完成這許多作品

 

2007年的「涼夜」是個悲劇,

2014年的《涼夜》,可能是個喜劇,

 

其中的轉折,可能有二,

 

一是

「阿慶」的身分從藍領階層改成警察

我們這個社會對於白領同志

是相較友善的

我想

既然「阿慶」不是勞工

那麼

那個悲情

自然也就沒有意義

 

另外

可能是我自己的心態轉變

 

2007

我媽媽死了五年

二姊生病

我們姊弟正為「人生」而茫然

這些年過去

我們就這麼努力活過來了

不正是因為我媽媽在世時的諄諄教誨

我娘以前總說,「真心相愛比什麼都重要」

當然

我娘也說

「對人,要設身處地」

這些話

我緊緊記住了

每一刻

緊緊告訴自己

不能讓我娘失望

 

2007年看過「涼夜」的觀眾

可能會驚訝於劇情轉變

原來那個淒美的愛情故事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個令人莞爾的劇情

 

我想

這個故事不僅僅代表了我的心境轉折

他同時也代表了台灣社會的改變

 

影片中(兩人出遊)的內容我幾乎未改

大家可以跳著

直接看舞台上的狀況

 

有一天

我們終將化為塵土

在那之前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命

「天命」是什麼!?

也沒什麼

不過就是以自己的長才,幫助別人。

 

於此,與大家共勉!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2  

平時他喊我「導演」

我則喜歡叫他「小石兒」

 

我跟小石的合作始於2011年的「週末狂歡夜」

 

那一年初

他來徵選演員

談話中

小石提及自己的音樂創作

我請他寄幾個作品跟我分享

 

後來

因為(角色)配對的關係

演員名單中沒有他

不過

一個禮拜後

我收到小石的音樂作品

 

「驚為天人」這個形容詞

都不足以形容我第一次聽到小石作品的驚艷

 

小石非常擅長迷炫、又情感深刻的音樂

這個風格

十分符合當時的「週末狂歡夜」

於是我邀請他幫這齣戲創作音樂

 

這麼一合作

直到現在

 

小石是一個勤儉過日子的人

但是對於音樂周邊的產品,毫不手軟

軟體、硬體

一筆,可能就是幾十萬

有一次

他搬著他那昂貴的混音器來高雄排戲

回程時

在高速公路上車禍

我聽到,急得不得了

連忙打電話問他

沒想到

電話接通

我還未問他傷勢之前

他竟說,「導演,混音器摔壞了啦!」

 

對於音樂,他的作品

小石也是非常堅持固執

 

每回完成一首曲子

他會寄mp3檔給我聽

可是演出現場

一定另外用一個wave檔撥放

另外

每一次進劇場裝台

小石定要將現場的音響調至最完美的音域

來來回回,不下百次

去年在水源劇場的「下雪了」

更是因為館方音響效果不佳

我們整組放棄

另外花錢外租

 

我一直認為

創作者的心裡必定有一個小孩的靈魂

因為創作者的心

必須是純淨的

必須是無瑕、甚至寬廣的

才足以完成一件件完美動人的作品

 

小石,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他是個喜歡應話的小孩

 

每次開設計會議

我懶得說服他時

就會直接說「你們小孩不懂啦」

他就會應我「最好你們大人都懂啦」

我若說「早點睡覺」

他會說「啊就睡不著啊」

在劇場裡

每隔幾分鐘

就會聽到小石說「導演,你看XX啦!」

 

當然

小石音樂作品會如此迷人

其主要因素

就是他始終,是一個純真、且真摯的人

 

今年《涼夜》重製

劇中主角念舊、帥氣

對感情誠摯

對工作認真

我第一個,就想到小石

 

每次

你進劇場看我的作品

都會聽到小石動人的音樂

這一次

他會站在台上

與他的音樂

一起演出

 

對了

那天他跟我說

他最大尺度是背部全裸

我跟他說

「沒問題,就背部全裸」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夜1  

2007年我們做《涼夜》

講警察與藍領同志

 

在那之前

我已相隔多年沒有推出同志作品

所以那一年

做那齣戲

特別慎重

 

《涼夜》

就是講一個夜晚

兩個在網路上約一夜情的男人

 

今年重製

我把藍領的部分拿掉了

改成兩個警察

 

嚴格說起來

這是我第一齣談警察同志情感的作品

 

我翻出2007年寫給劇組夥伴的短文

先跟大家分享

當年

我是以如此心態

做這齣戲

看待劇中這幾段感情

 

 

-----------------------------------------------------------------------------------

 

 

 

寫在排練之前

 

韓江

2007.3.5

 

很久以前,我跟大家一樣

以為愛情能使海枯石爛

後來,可能老了,開始不相信愛情

不相信有那種天長地久的生死相許

 

直至寫到「涼夜」的最後

才恍然所悟

 

「十二年」對劇中的大安來講

絲毫不容抹煞

只是愛情並不一定非得生死相許

但「愛」,是責任、是包容、是甜蜜

是苦痛,是悲傷、是快樂

當然也是烙在心坎無法磨平的印記

 

很驚訝「涼夜」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完成

 

明天開始

我就要準備考試去了

「涼夜」就暫且放下了。

  

或許是宿命

螢火蟲劇團做同志的戲總是有不錯的票房

非關同志的題材

總是賣座悽慘

說是因為此而做「涼夜」

可能對我也有失公允

一直以來

我只做自己有興趣的、有感覺的題材

不過

可能也因為如此

所以迄今我仍是一個落拓的窮酸創作者吧

 

上一回

螢火蟲劇團同志題材的演出,已是五、六年前的事情

這五、六年,著實發生了許多事

該走的走了,

該老的老了,

逝去的,早也流逝不知去向

 

大安,面對愛情,是忠誠的

阿慶,寧可選擇壓抑,只為「保全」家人

鍾明,起碼在愛情裡,是個稱職的情人;

  

一個沒有壞人的故事,一個沒有壞人的愛情故事;

我是非常真誠、且肅穆看待這三個男人

 

做同志題材

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社會責任

只是我始終堅信

我那在天堂的母親當年說的

「真心,比較重要」。

  

劇中的三個男人

我相信

都是真心的

 

於此,與「涼夜」的工作夥伴們分享

螢火蟲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